中国企业出海,距离独角兽有多远 | 2019中国投资人未来峰

发布日期:2019-10-21 22:08:48    浏览次数: 2847

"远见卓识的人稳步前进,而谨慎的人则远行."9月17日至18日,36名氪星人在深圳成功举办了2019年中国投资者未来峰会。峰会邀请了近100名主流投资机构负责人和商业领袖关注潜在的赛道发展机遇,如工业、企业服务、智能制造、海上航行、医疗保健、人工智能、品牌消费、教育、房地产和家庭,并从行业前端挖掘黄金和风能红利。探索互联网中场的调整期,快速突破核心赛道和已经成为潜力的企业,以及如何借助资本开拓新市场和构筑护城河。

海上投资一直是36氪星的焦点,但是出海的定义是什么?出海的主要赛道是什么?我们应该如何抓住高素质的企业家?中国企业出海离独角兽还有多远?在投资者未来高峰会海洋论坛圆桌会议上,主持“原始资本”执行董事徐洋和“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常务董事王天凡圆桌嘉宾;“戈壁风险投资”合伙人唐启波;“ggv ggv资本”执行董事于洪;“真实基金”副总裁兼华南地区负责人关邢珊一起讨论了这个问题。

徐杨:首先,关于出海的第一个问题是和你聊天。我们第一次真正系统地调查海外市场是什么时候,也就是说,我们什么时候真正去见当地企业家,看公司项目,了解当地工业的发展,以及在这个过程中有什么有趣的发现?

王天凡:我们第一次认真看待海洋是在三四年前,当时我们定义了一个海洋主题,叫做“中国全球公司”。顾名思义,“中国全球公司”专注于中国。它并不特别关注当地企业家,但认为中国企业家拥有获得中国供应链优势的第一手信息,同时中国企业家可以获得在中国市场磨砺的商业模式经验。我们相信中国企业家可以把这两样东西出口到国外。所以一开始,我们的海外投资更为原教旨主义,也就是说,中国人去海外努力工作,我们去投资。

今年,我们将投资主题改为“中国国际公司”。“出海”的新定义是,中国企业家去那里竞争,基地是所在市场的一家本地公司。它可能不一定以中国为基地,但它可以直接在南美或印度萌芽和发展,并直接参与国际竞争。但是,应该注意的是,我们并没有扩大利用中国资本团队投资外国人,因为我们仍然想坚持“支持中国人”的标准路线,但这也造成了相当大的缺陷。谁已经成为过去在中国创业的美国人了?中国企业家出海创业也是如此。

然而,我们也有一个防范这种错误的措施,那就是让我们在印度和巴西海外基金工作的当地外国同事为他们的同胞投票,因为毕竟当地人最了解当地人。(贝塔斯曼集团在印度和巴西也分别拥有贝塔斯曼印度投资基金bii和贝塔斯曼巴西投资基金bbi)。这是我们航行的三个阶段。这三个阶段在种族、方向和国际投资上有所不同。

唐启波:就我个人而言,我对“航行”这个词有点敏感。原因是我的个人经历。我出生在上海,但是我三岁的时候搬到了美国。这实际上可以算作我三岁时“航行”到一个新市场。因此,从帆船运动的角度来看,事实上,我认为很多跨境和国际项目基本上都是“帆船运动”。此外,我个人认为“中国出海”——即如何看待中国方面的项目,仍然值得思考其实际定义。

回顾过去,近十年前,戈壁自2010年以来在东南亚设立了第一个新加坡办事处。我们当时对海外投资的战略考虑是分析“当时中国企业如何看待海外市场”。至于东南亚之所以被选为海上第一站,是因为东南亚相对靠近中国市场。

自去年以来,我们逐渐开始扩大在中东的投资。例如,今年戈壁建立了第一个巴基斯坦基金,通过巴基斯坦基金与萨特和迪拜的地方政府讨论投资合作。

事实上,对于戈壁,我们都在考虑投资:哪些市场相对缺乏风险投资的资源和资金?我们将填补这些空缺。

俞红:对ggv来说,出海的话题应该分为几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全球化的角度来看。Ggv自成立以来一直是一家全球投资基金。从那以后,同一个团队负责全球投资。早期,ggv更注重视野中的交流,如美国模式、中国模式和东南亚模式。我们可以根据团队级别相互讨论模型。

第二阶段是跨境。随着全球化中的分工,世界各领域的合作将会越来越多。因此,在2013年,我们投票通过“愿望”(wish),这是一项大规模的跨境合作,通过b2c直邮向世界各地销售中国商品。从那以后,在移动互联网的影响下,中国边境的小包裹数量以20%甚至30%的速度快速增长。

第三阶段是航行。根据定义,中国企业家移植中国的商业模式或利用中国积累的商业优势在海外创业。从2015年开始,近年来,我们投资了“音乐剧”,投资于非洲公司、拉丁美洲公司、东南亚公司和印度公司。我们一贯的哲学是走向全球——中国公司的全球化。

它曾经是一家考虑全球化的非常大的公司,但我们强烈鼓励我们的初创公司在第一阶段进行一些全球化交流和讨论,以从这个角度打开这一层次。第二阶段可以考虑是否进行全球跨境合作,如研发中心、一些硬件制造、一些包装设计环节等。可以设在海外,利用全球化中各国的优势。第三阶段是走向全球,真正向世界各地出口产品和服务。

总之,一方面,我们积极投资中国企业家出海的商业模式;另一方面,我们也鼓励我们投资的公司走向全球。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投资当地企业家也非常重要。

关邢珊:徐杨问的是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系统地调查海外市场和海外项目。这可能不是我们的方法,因为真正的哲学是投资于人和企业家。很久以前,我们碰巧投入了许多帆船项目,因为投入的企业家正在航行。许多事情是一步步发生的。就像我们投票给俱乐部工厂一样,他们甚至还没有开始涉足印度市场。

但至于帆船运动,我认为在过去的一两年里,人们确实做出了更多的改变和尝试。今年5月,正真带着一群优秀的中国互联网高管和潜在企业家到印度呆了整整一周,与印度所有的独角兽和准独角兽公司进行沟通。在那次事件中,我们确实收获了一两家非常好的公司和项目。因此,在未来,我们可能会继续沿着这一思路(海上沟通)寻找最好的企业家,看看他们适合什么样的市场,然后支持他们。

徐杨:谢谢你的分享。我的观点实际上与关山旅游非常相似。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现在人们出海时会慢慢变成群体。我印象深刻。去年八月我去非洲的时候,我可能和当地人谈了很多,而中国投资者在那里很少。今年,投资者组织团体的现象越来越明显。

现在,每个人都很清楚自己想去当地与当地人交流,真正了解当地的情况。这可能是过去两年海洋轨道上发生的一个巨大变化。此外,赛道本身越来越热,每个人对赛道的热情也在逐渐增加。甚至与海上巡航相关的收费项目也越来越多,整个海上巡航链出现了,这实际上是整个轨迹越来越成熟的趋势。

徐杨:接下来,让我们谈谈投资当地企业家和中国企业家的简单思维之间的区别,或者让我们再扩展一点。在场的四个人是如何看待当地企业家的?我们开始投资中国企业家。在出海的狭隘逻辑下,我们如何评价它?如果我们走得太远而无法与当地人建立更深的联系,我们该怎么办?

关邢珊:这个问题的第一个层面应该是关于本地企业家和中国企业家,第二个层面应该是关于投资者会寻找什么样的企业家特质。

首先,印度可能很特别。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去印度市场时会更加关注印度企业家,但在其他市场,我们仍然相信中国团队和中国企业家的经验。大多数时候,我们认为中国企业家的优势在于能够将国内的先进方法和经验复制到国外。然而,印度市场相当特殊。作为一个大国,印度拥有优秀的教育资源和人才供应。在像印度这样的市场,我们看到许多当地球队踢得非常好,而在其他东南亚国家或今年最热的非洲市场,我们看到中国企业家仍然拥有相对更多的优势。

我们要寻找的第二个特征不仅是企业家本人的基本能力,还包括他是否与当地市场和消费者有更深的联系,或者在海上创业是否是你的工作,或者是否有真实性。

宇宏:我对第一个问题的看法和关邢珊相似。当我们想调查我们是想投资中国企业家还是印度企业家时,事实上,当地企业家的人才集中程度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考虑因素。因为如果当地企业家非常有才华和竞争力,那么毫无疑问,当地人最了解当地的需求。印度的话符合这样的特点。

至于第二个问题,当我们投资离岸公司时,我们有自己的企业家评价标准,还有另一个标准。我们非常重视团队本地化。我们通常会问公司一个问题:你在这个地区有多少人?即使你是一家远洋公司,我们对本地化的重视也非常重要。在合伙人一级有本地人吗?以下员工的百分比是多少?我们已经看到东南亚最极端的电子商务公司。除了首席执行官是中国人之外,包括员工在内的所有其他合伙人都是本地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还能带上这辆机车,我们认为这样的企业家和项目往往有很强的优势。因为无论是从当地的公共关系,还是从用户产品的把握,都能利用当地的人是非常重要的。

唐启波:我认为今天的分享嘉宾非常聪明,我完全同意他们的观点。如果你想再增加一点洞察力,我想是这样的:在每个企业家的背后,都会有一些资源和经验,更重要的是,资本实力。如果你想选择本地团队和中国本地团队,我认为首先要看市场本身的一些特征。如果市场非常成熟,资本的各种生态选择都有充足的资本支持,我认为即使项目团队选择一个纯粹的本地团队也没关系。然而,如果它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整个市场的资本结构并不完美,就需要仔细考虑。背后的资本实力仍然是一个重要因素。如果一些中国企业家带来他们的中国资本关系,并让这些资本关系提供支持,其他中国投资者和投资基金可以更有信心地投资。因为最终,如果发展中国家想要成为一个面向流动的toc平台,资金储备仍然是非常重要的。

王天凡:我认为“帆船运动”这个词给投资者带来的最大误解是,在海外市场,当你只看到中国企业家时,你可能只会把中国企业家和中国企业家进行比较,这样你就看不清楚当地人之间的竞争。例如,当你在看一个印度电子商务项目时,如果你仍然把它与在中国从事印度电子商务的海外公司进行比较,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吗?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考虑一件事——投资者有能力了解印度的本地市场吗?然而,这也涉及到另一个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当投资者接触到一个项目时,他们通常只有两到三周或一个月的时间,而且他们不能完全了解当地的情况。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投资圈里都有一个规则,那就是尽量投资于你比较熟悉或能快速制作的项目,这样投资者就真的只能投资于中国团队的项目。事实上,很难假设你有足够的远见或者足够的聪明去投资潜在的企业家。因此,我认为把自己置于一个只能和中国人相比的境地实际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错误。这也是第一个错误。

第二点是,投资者经常给自己设定更高的要求。如果你想评判像孙正义扮演马云时那样的当地企业家,你能做到吗?如果没有,最好投资于真正能使用中国模式和中国供应链的中国企业家。像于红一样,他们大多数都是国外的本地球队。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协调投资者和企业家之间的合作?投资者能帮助多少个项目?如果你的大部分精力都在中国,而你又不能帮助一个帆船项目,事实上,如果你投它的票,它也会伤害它。

所以最后,我想我要强调的一点是,我们应该有强大的国家信心。什么意思?我认为我们中国人最大的特点是我们在世界各地不同的政权和文化中都非常包容。我们需要有很大的信心。我们有能力真正融入当地社会。例如,一个中国团队,如果创始人有很强的能力,99%的员工是本地人,只有创始人是中国人,但是如果他管理得好,我相信这个中国人可能比本地人好得多。因此,我认为这是一个我们认为更有利和更有希望的观点。

徐杨:关于这个话题,我想补充两点。我们在场的所有基金实际上都是各种各样的基金。出海只是我们走过的一条特殊路线。我们也慢慢看到越来越多的资金流向海外。对于这些基金来说,如何瞄准更多的本土企业家已经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对于在座的所有人来说,如何在中国企业家和当地企业家之间找到自己的最佳选择,可能是我们的一个大课题。

然而,对于特别基金来说,不可否认的是,存在一些地方投资红利。例如,当地人才相对集中。在中国最好找一个好企业家。更容易看到总的方向,判断一些大型赛道。在这种情况下,地方基金有一些投资红利。然而,对于非特殊基金来说,如何更有效地完成投资任务,在这个国家花多少时间了解当地情况,可能是我们非常重要的问题。

徐杨:事实上,我们已经在新兴市场看到了很多登陆项目。他们的模型都是从中国复制的。那么,目前,你看到了什么有趣的机会来发现中国可以复制,你发现了什么坑中国不能复制?

王天凡:像非洲这样最近非常热门的国家的市场规模可能与中国城市相似。因此,每个人都应该意识到市场的差异。在这种情况下,你不能用你的钱去投资小角落的东西。在国内,你也可以梦想投资利基市场,并逐渐使其成为主流。然而,在海外市场,你甚至可能没有机会,因为你真的不注意小角落的事情。所以我们的原则之一是只关注主流业务,因为主流业务非常重要。十年前在中国诞生的主流是什么?是一家大型零售、物流、运输公司。回到互联网,互联网的主流业务是什么?我们认为第一个主流互联网业务是网上银行。你能先在本地付款吗?第二步是建立本地互联网基础设施,第三步是扩大信贷等。这项业务是中国的主流业务。

第二个主流互联网业务是运输,因为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物流仍然占了相当大的比例,所以运输是主流类别。中国有滴滴,我们相信国外会有更大的公司。上次我们去印度尼西亚时,我们也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里的英美烟草公司实际上与物流业相似。像go-jek这样的公司开始运输,然后获得外卖和付款。发展路线与中国大不相同。因此,旅行是帆船运动的一个主题。

第三是泛生活方式,包括外卖、餐饮等。这些地方也可能有一些机会。

第四个主流互联网业务是社交媒体:一方面,我们应该看到社交媒体已经有大量的公司在中国出海,结果非常成功。然而,我们也应该看到,另一方面,虽然国外有一个相对开放的互联网系统,但像脸谱这样的社交基础设施可能已经完备,所以社交媒体的机会可能不多。

第五个主流互联网业务是每个人都在谈论的贸易和电子商务。这不需要再分析了。

因此,我们分析说,我们将密切关注几乎五个主流业务。抓住主流业务,利用小市场,最终慢慢垄断当地市场。只有这样你才能获得一定的溢价,那么这种投资对风险投资将有回报意义。这是我们从过去的经验中看到的,所以即使在边缘和偏远地区,一家估值10亿元人民币的公司也可以在中国出现,但在印度或非洲,它的价值可能最多只有1亿元人民币,这是一个很多基金的天使项目。这个阶段的领域,并不适合每个人都努力去做,所以,主流业务是我们定义的,应该选择海洋的方向。

唐启波:谈到项目类型,我认为还是有必要回到帆船运动的定义上来。如果你在海外市场投资一个本地团队,这是一个帆船项目吗?这不算,这是海外投资,事实上,一切都只是投资者自己的资金出海,这是资本投资的趋势,而不是项目类型。

如果你看到中国的海洋轨迹,我认为基本上有三种类型。首先,中国企业家已经在这里的一些平台或一些成熟的初创公司获得了一些经验。他们想把这种经历复制到他们认为有机会进入的市场。这是企业家出海的时候。

第二种类型是,中国方面的初创企业或大型组织希望将它们在中国的一些经过验证的商业模式复制到其他市场,这是一个公司的海洋。

最后一个是为这些中国商人和企业做海外生意服务。事实上,这是我们认为应该是所谓的赛道,它将涉及所有跨境服务提供商,包括跨境支付等平台。这些实际上是可以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国门的服务提供商。

你可能会有帆船运动的印象。中国人和中国企业家可能已经把熟悉的商业模式带到了海外。然而,今天许多客人也提到有许多坑。他们在中国获得的经验是否适合当地市场,实际上很难说。如果我想说在这三条跑道上航行,我更喜欢后两条。

于红:我们在讨论出海赛道的时候,其实是这样来看的。按照出海的难易程度来进行划分

 
 
 
相关内容: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