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析上海科创中心建设条例:创投机构和企业最关心这些问题

发布日期:2019-11-13 12:21:54    浏览次数: 2396

上海的科技创新轨道再次拓宽。科技企业和风险投资机构对此有何看法?

9月25日,上海发布了《上海市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草案)》,并于当日至10月10日公开征求意见。

《第一财经新闻》采访的许多业内人士总结道:“突破”和“积极影响”。对于科技创新型企业来说,最重要的是融资,其次是人力成本。就风险投资机构而言,它们更关心风险投资、多层次资本市场、知识产权所有权、开放合作等方面。

与此同时,许多业内人士表示,他们希望在国有风险投资的管理机制中引入具体措施,并在风险投资机构的税收制度以及国际人才和资本流动方面取得突破。

风险投资组织和企业最关心什么?

《条例(草案)》共10章68条,分为总则、创新主体、创新人才、科学研究与技术创新、产业创新与社会发展、金融支持、知识产权保护、环境建设,重点是张江及其附则。

“草案提出了风险资本和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措施,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非常关注这些方面。”一家国有风险投资机构的相关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条例(草案)》第三十七条指出,上海国有资产监督管理部门应当采取措施,促进混合所有制风险投资基金的发展。第三十八条多层次资本市场支持和保障上海证券交易所建立科技创新委员会和试点注册制度,鼓励合格的科技创新企业在科技创新委员会上市。

中芯国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宋海刚认为,在金融支持方面,促进混合所有制风险投资基金的发展是一个亮点,这对风险投资机构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现在风险投资基金国有化是显而易见的,但实际上也存在一些问题,混合所有制应该是更好的方式。

此外,从风险投资机构的角度来看,宋海刚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主要关注的是关于开放合作的第8条、关于科研机构的第12条、关于科技成果转化的第30条、关于知识产权保护的整个第7章以及关于失败容忍的第58条的内容。

在开放合作方面,宋海刚说,一方面他更关心长三角地区的合作;另一方面,我也更关注FTZ临港新区是否有更好的国际合作政策。目前,对海外投资、资本退出和资本进入都有一定的限制。我希望这些政策将在人才和资本流动方面取得突破。

《条例(草案)》第十二条指出,科研机构在科研活动中,在人员选拔任用、科研项目立项、成果处置、职称编制和使用、职称评定、工资发放、设备采购等方面享有自主权。“这更有意义。”宋海刚解释说,事实上国内一些科研机构有大量的项目,但实际上改造不好。如果我们能有一些自主权,以更市场化的方式去做,效果会更好。

第三十条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后科技成果的知识产权或者知识产权的长期使用权明显属于成果完成人。职务科技成果未形成知识产权的,可以由完成该成果的人决定使用或者转让职务科技成果,或者以职务科技成果作为投资。

“这是一个很好的政策,因为许多科研机构如许多科研学院和大学的许多成果现在都涉及使用权不明确的问题,这使得知识产权纠纷很容易存在。”根据宋海刚的投资经验,科创型公司的核心是知识产权。许多项目是好的,但是由于知识产权所有权的巨大不确定性,投资是不可能的。目前,风险投资机构界定使用权主体是一件好事。

《条例(草案)》第七章规定了知识产权的保护,如行政和司法保护、纠纷的多种解决机制、对不诚实行为的联合纪律处分等。宋海刚认为,这是向前迈出的一步。毕竟,它提出了一种社会约束机制。

此外,与过去相比,科研机构和个人如果不能转化科研成果,一般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然而,《条例(草案)》第58条提出了对失败的容忍。有关单位和个人在推进科技创新过程中,如果未能实现预期目标,谋取非法利益,将不承担决策失误的责任。

“在不违反法律法规和追求个人利益的情况下,建立一个容忍失败的创新生态非常重要。”上海于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于次科技”)的一名高管告诉记者,该条例(草案)对公司产生了积极影响。

同时,该高管表示,作为一家科技创新企业,公司最关心的是融资问题。条例(草案)也在筹资方面进行了更多的创新,并期待实施这些创新。第二是成本,劳动力成本是公司的最高成本组成部分。

期待更多突破

那么,《条例(草案)》的出台将如何影响科技创新企业、风险投资机构等?

草案为科技创新中心的建设提供了法律保障,打破了体制机制障碍,使风险投资机构和科技创新企业更加活跃,发挥更大作用上述国有风险投资机构的有关人士表示,大规模基础科技创新和基础设施建设都需要政府加大投资。然而,培育领先的科技企业需要更多的市场投资和社会资本参与。

许多业内人士在肯定《条例(草案)》新突破的同时,也提到希望进一步出台相关的细则和措施,并加以完善。

我们期待在国有风险投资管理机制中引入具体措施,包括国有资产评估和备案、后续投资和员工持股等激励约束机制上述一家国有风险投资机构的消息来源称。

宋海刚希望在风险投资机构的税收制度上有所突破。他说,风险投资机构投资于传统企业和创新企业,税制是一样的,存在双重征税的问题,但科技企业和普通企业的所得税税率不同,前者为15%,后者为25%。

另一方面,在国际人才和资本流动方面,宋海刚希望在政策上有所突破,比如未来被认定为科技投资的资本能否方便地跨境流动。

就企业而言,于次科技高管认为,创新不仅取决于国家法律、政府政策和包括激励措施在内的各种制度等外部条件,还取决于创新主体即人类思维的创新。

此外,“虽然条例明确规定失败是可以容忍的,但成功和失败是可以清楚看到的,表明它是相对短期的。有许多研究需要进行很长时间,并且需要能够承受坐在长凳上的负担。一年、两年、三年甚至更长时间不能判断成功或失败是否会实现。因此,建议该条例应考虑短期、中期和长期的研究和创新。只要研究不违反科学原则和逻辑,一旦成功,对人类和国家都具有重大意义,并且已经通过严格和科学的程序审查确立,在研究过程中就没有不应该进一步研究的负面情况。即使你暂时看不到成功或失败,你也应该鼓励长期坚持。”上述磁空间技术首席执行官建议。

(第一财经记者袁紫衣也为本文撰稿)

广西快三 杏彩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

 
 
 
相关内容: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