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重磅利好!监管层一再表态释放重要信号,散户“维权利器”要

发布日期:2019-10-22 10:15:31    浏览次数: 2067

进入经济生活的一切

“十二篇文章深度变化”详解

9月9日至10日,中国证监会在北京召开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座谈会,提出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12项重点任务。新发布的“12项深度改革”反映了当前的监管思路。其中,推进证券集体诉讼制度的建立,化解重点城市风险,加强投资者保护,增加法治供给,推进公共资金分类监管,解决资本市场长期存在的制度瓶颈问题。中国证监会的工作计划被业界视为a股的一大利好,对资本市场的长期健康发展有着重要影响,为长期牛市的形成奠定了坚实基础。

资料来源:《21世纪经济先驱报》(编号:JJBD 21)

记者易谷峰在北京报道

编一个系列,包方明

证券集体诉讼对国内资本市场来说既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在海外上市的红筹股公司,尤其是在美国上市的红筹股公司,继续面临集体诉讼的挑战。奇怪的是,证券集体诉讼多年来一直是国内资本市场的真空。监管和市场一直在呼吁和争取,但没有取得进展。

截至2019年,资本市场改革的基本环境与往年相比发生了许多变化。司法制度供给和舆论环境改善等其他领域为此前搁置的改革突破创造了有利环境。

因此,证券集体诉讼制度在2019年多次出现在中国证监会高级管理层的公开声明中。例如,中国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首届“5.15全国投资者保护促进日”启动仪式上,提出要推动建立符合中国市场实际情况的集体诉讼制度。

在最近中国证监会召开的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座谈会上,“推进建立中国特色的证券集体诉讼制度”进一步成为深化改革的重要任务之一。监管机构的一再声明和全面深化改革的计划也意味着集体诉讼制度在投资者保护领域变得越来越重要,其在国内资本市场的突破指日可待。

照片/虫子

投资者捍卫自身权利的利器

现行司法制度并非没有类似集体诉讼的相关形式,涉及大量人员的情况称为“代表诉讼制度”。

《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和第五十四条做出了相应规定。如果确定代表诉讼的原告人数,如果一方当事人有大量共同诉讼,当事人可以选举代表进行诉讼。

但是,如果起诉时原告人数不确定,如果诉讼的一方或双方基于法律或事实上的牵连关系,并且原告人数很多,那么许多当事人中的一方将选举一名代表来进行诉讼,该代表的诉讼行为将对所代表的当事人具有法律效力。

代表人诉讼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代表大量的案件,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此类案件难以推进。

此外,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志斌也向记者解释说:

中国的民事诉讼始终坚持“不诉不答”的原则,集体诉讼制度是两种相互冲突的诉讼制度。如何协调两种完全不同的诉讼制度,需要宏观层面的顶层设计,还需要对法律法规进行一系列修改。”

面对上述司法情况,中小投资者很难唤醒维权意识,维权渠道也非常有限。北京华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张大鹏表示:

“实际上,投资者很难保护自己的权利。首先,维护权利的成本相对较高。如果一个投资者想要捍卫权利,他最初的损失可能是几万美元。然而,在维护权利方面,他不得不考虑律师费和诉讼费,这些费用在整个诉讼过程结束后可能会更高。第二,在投资者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利的过程中,从立案、审判到执行的过程并不一帆风顺,时间往往非常长。因此,我认为有必要建立一个制度,以降低诉讼权利保护的成本,并统一裁决规则,这将有助于投资者更好地保护自己的权利。”

记者从中国证监会获得的数据也显示,投资者提起赔偿诉讼的意识非常薄弱。2003年至2015年,中国证监会查处了400多起欺诈发行和信息披露违规案件,同期查处了700多起内幕交易和市场操纵案件。理论上,投资者可以对这些违法行为提起民事诉讼,但提起民事赔偿诉讼的实际案例并不像市场想象的那么多甚至很少。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知情人士也指出:

「从各种调查和报告来看,公众投资者透过民事诉讼获得权利救济的渠道仍然有限。司法赔偿不能涵盖资本市场上的重大违法行为。与当前证券市场违法行为的发展趋势和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要求相比,我国对中小投资者的司法保护还有很大的改进和完善空间。"

集体诉讼制度是破解中小投资者维权难题的利器。王志斌说:

“集体诉讼制度大大降低了投资者诉讼的门槛,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护投资者。”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唐鑫认为,目前正在讨论的集体诉讼的主要特点是,如果投资者遭受损失,他甚至不需要在法院注册或直接加入原告群体,并将被计入原告群体。

他说:

“集体诉讼制度一方面可能对造成损害的上市公司实施某些制裁,甚至在幕后打击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负责任的中介机构;另一方面,理论上可以为原告获得越来越有效的赔偿。”

照片/虫子

建立集体诉讼的困难

值得注意的是,集体诉讼在海外市场普遍存在,监管部门多次提到集体诉讼时明确表示,这次建立的集体诉讼制度具有中国特色。

那么,你是如何理解中国特色的呢?王志斌认为:

“这种诉讼制度在西方发达国家的资本市场盛行。然而,与发达市场不同,中国证券市场由散户投资者主导。投资者的结构与发达国家大不相同,发达国家由机构主导。因此,我们必须吸收先进经验,根据中国国情和证券市场的实际情况,建立自己的集体诉讼制度。”

其中,建设有中国特色的集体诉讼制度的最大困难之一就是要改变投资者权益保护的思维方式,即从过去只选择积极保护权益转变为是否选择在集体诉讼中保护权益。

唐鑫解释道:

“集体诉讼制度的两个特点是沉默承认和明示退出。也就是说,在投资者受到伤害后,他们自然会在原告的诉讼程序中被计算在内,而不会作出任何主观的意图表达,最终得到一定的赔偿。如果他不参加诉讼,他将举手表明立场,退出诉讼,然后提起另一场诉讼。”

然而,如何在国内司法系统中实现这一原则仍有待证明。王志斌说:

“不想受集体诉讼判决约束的投资者需要充分展示和研究如何保护他们的诉讼权利。然而,当投资者以前对权利保护的意识相对淡漠时,改革的成本大于改革的收益。近年来,投资者越来越多地卷入证券诉讼。现在是进行改革的时候了。"

此外,唐鑫还指出,由于集体诉讼机制的强大效率,还需要适当的控制和平衡,以避免滥用。如上所述,中国证监会推动集体诉讼制度的建立不是个人的突破,而是围绕该制度的多元化投资者保护机制,这也是中国特色集体诉讼制度的关键。

唐鑫还提议:

“在中国,投资者保护是一项如此繁重的系统工程,我们应该利用各种争端解决机制相互补充、相互竞争,最终形成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合力。在这一过程中,我们现有的机制包括示范判决、联合诉讼、代表诉讼,以及由国家建立投资者保护中心来支持诉讼。此外,还有各种调解方法,包括团体调解。”

6月21日

你怎么想呢?

本期杂志编辑李雨桐

 
 
 
相关内容: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