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Q Talk | 对话郑云龙、何冀平:当一个“偶像”站上话

发布日期:2019-11-29 21:08:30    浏览次数: 3249

这篇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gq报告。在gq报告的背景下,我们回复“鸡蛋”,并寄给你一个鸡蛋。

大家好,欢迎来到gq访谈。

9月11日晚上7点,数百名年轻女孩在北京保利剧院等待戏剧《德林与慈溪》的上映。当晚,一名媒体人士在微博上写道:“排队让我深感震惊。我好几年没见过这样的场景了。”

“震惊”不止于此。据演职人员统计,北京和上海的网上售票累计超过20万张。为了买到票,沪剧迷们提前20小时排队买票。为了购买周边产品,北京场的球迷提前5小时排队30米。

这一幕的主要原因是郑云龙的加入,他是一名音乐演员,去年因《心灵深处的声音》而公开亮相他带了大量年轻女性观众去看20多年前创作的这部戏剧。《德林与慈溪》是香港话剧团的经典剧目。作者何继平,讲述了阿清皇族葛格从小接受西方教育的故事——德令王“入侵”了紧闭的紫禁城。她很受慈禧太后的欢迎,并被任命为女王的官员。两代女性在历史的转折点上演了新旧碰撞、中西碰撞。在她的影响下,传统的慈禧太后开始接受新事物。光绪在1898年改革运动失败后情绪低落,她也再次敞开了心扉。

2008年,该剧首次作为香港和澳门艺术节的剧目向内地观众播出。今年,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和香港话剧团重新安排了该剧在北京和上海的演出。郑云龙作为新版光绪加入剧组。陪同他的有经验的演员,如卢燕和姜山,他们常年活跃在戏剧舞台上。这在舞台和戏剧舞台之间形成了有趣的对比。在舞台上,“海归”遭遇了颓废的宫殿,而在舞台下,戏剧艺术与粉丝文化发生了碰撞。

年轻人开始愿意进入剧院,这是何继平继《德林与慈溪》之后在北京和上海巡回演出的最大感受。何吉·闫平说,在重新安排之初,她其实很不安——这些从小接触互联网、视野开阔的年轻人会接受20年前写的剧本吗?在北京演出后,贺继平终于在心里放下一块悬着的石头。“这一次,年轻人接受了,我感到非常高兴和欣慰。我每天都关注这些观众,其中近70%到80%是年轻人。”何继平停顿了一会儿,然后补充道:“当然,云龙最大的贡献就在这里,我跟着他。”

在这次gq演讲中,我们邀请了《德林与慈溪》的编剧何继平和男主角郑云龙。郑云龙在本次gq谈话中还表示,综艺节目的传播可以在短时间内带来良好的宣传效果,但只有作品才能让观众留在剧院里。

张祁智:戏剧《德林与慈禧》实际上是在1997年创作的,不是吗?

何继平:是的,他在1997年创作并在1998年表演。

张祁智:那时候你为什么选择德林这个主题?

何继平:说来话长。我很久以前就喜欢这个故事。我读过德林的《幽香录》和《清宫二年》,但我想不出写什么。我想不出写什么,我通常不会写。后来,我在香港住了八年。当时,香港即将回归中国。香港话剧团邀请我做常驻编剧。我告诉他们这个话题,他们非常喜欢。所以我开始写剧本。

傅石页:你刚才提到香港回归了。你在香港的经历和生活对你写这个剧本有什么影响?

何继平:如果我不去香港,只住在内地,我可能写的和我现在的剧本不一样。作为一名作家,在香港生活了八年后,我受到了周围环境的很多刺激和影响。

张祁智:刚才我们还谈到了这部戏实际上是在1997年创作的。在香港回归的这个时刻,包括进入新千年的可能性和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在如此大的社会环境下,当我看这部戏时,我觉得拥抱世界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意义。该剧的写作是否受到当时社会氛围的影响?

何继平:我不太受气氛的影响。我主要关注人物。我认为故事基本相同。是一样的,主要是角色。如果你把人物写得深刻透彻,自然会带来你提到的那种大环境和关怀。现在我们有了一些创作,我们会故意给他一些东西。例如,当我们写君主时,我们必须写君主。当我们写历史的时候,我们也有反腐败之类的东西。我认为这不应该是故意的。这种事情只能吵一会儿,不会持续太久。

张祁智:你曾经写过一部音乐剧《酸甜香港》,它是在非典时期在香港创作的。你能谈谈创作戏剧和音乐剧的区别吗?

何继平:在结构、故事和人物上没有太大的不同,但在方式上有所不同。例如,我必须写一部完整的剧本,但是我在写音乐剧的时候必须留一些空间,因为唱歌要花很多时间。

傅石页:郑云龙认为这个观点怎么样?

郑云龙:是的,我在戏剧版《德林与慈溪》中的独白是音乐剧中的一个大独角戏。

何继平:写音乐剧的时候,我可以放松一下。当我们写剧本时,我们必须首先制造冲突和纠缠,最后我们必须明确地解决它们。这个解决方案是最困难的。你必须把它解决好。我觉得《德林与慈溪》的解决方案不错,因为我设计了20多种结局,最后选择了一种。但是音乐剧的优点之一是它可以通过唱一段来解决,对吗,云龙?

郑云龙:是的,是的,是的。

张祁智:那么你认为音乐剧和话剧的区别是什么?

郑云龙:事实上,我们最早也得有个剧本。没有音乐,我们必须先有一个剧本。然后我们会像戏剧一样读剧本。我们会先看完剧本,然后加音乐排练。事实上,剧本是所有舞台剧的基础。

张祁智:也有一些音乐剧从头到尾读得很少或者没有白人。

郑云龙:是的,我已经弹了40多首没有一行的歌,但是歌词是对话性的,就像我现在和你说话一样,但是有音乐。

张祁智:许多经典音乐剧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他们不断被排练。你认为其中有一些过时或不合时宜的地方吗?

郑云龙:音乐剧是时代发展的产物。在国外,音乐剧的主题必须在人们观看之前不断更新。音乐剧本质上是多样的,没有固定的风格。由于音乐风格的多样性,有各种各样的主题和故事。古典音乐最重要的是音乐是好的,就像古典音乐永远不会过时一样。它的遗产太高了。歌剧魅影仍在上演,因为音乐太棒了。

傅石页:你认为这种音乐足以跨越民族或语言障碍吗?

郑云龙:音乐肯定能克服这些障碍,但问题是翻译。我们用中文演了很多音乐剧,还用中文唱了原版英文歌曲。所有的发音都变了,所以我们不会有愉快的感觉。因此,当我现在做中文版的时候,我会把重点放在翻译和匹配上。汉字的发音应该尽可能地与英文原文相似,这样才能唱出原声音乐的效果。这是一个现在应该注意的问题,因为中文天生就很难唱。

张祁智:目前,许多外国音乐剧被引进中国,然后被翻译成中文并被翻译成中文版本。可能有一些中国观众相对不熟悉的故事背景。观众需要了解当时的西方社会背景,以便更好地进入故事。这对中国观众来说是个难点吗?

郑云龙:是的,例如,2017年,当我表演《变身怪医生》时,观众的接受度非常普遍。然而,音乐剧中的小故事讲述了许多栩栩如生的作品,离观众并不远。我仍然觉得,只要我用心去看,没有我不能理解的作品,只有你如何理解它们。

张祁智:比如,何老师可能会在1988年《世界一楼》之后暂时离开国内戏剧舞台,只回到《贾子园》,包括《德灵》。这么多年后,与20年前相比,你认为包括市场在内的大陆戏剧制作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何继平:我还是很高兴,因为现在很多人都愿意去剧院,例如,很多曾经出去吃饭或者喝茶的年轻人,现在认为最好的事情就是去剧院看戏剧,这很好,因为我认为剧院文化能够反映一个国家的艺术水平。

张祁智:大龙可以在去年的《心声》之后谈论音乐市场的发展。

郑云龙:多久了,我们怎么谈论发展?这只是一种现象,即综艺节目和大型传播平台的力量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达到很大的宣传效果。我希望这种现象能持续得越久越好,只要有好的作品和演员能吸引观众进入剧院,然后让他们继续留在剧院里。这只能依靠作品,没有别的办法。既然市场是开放的,那么我们将努力而稳定地工作。我认为这是我们最应该做的。

对于gq谈话的全部音频郑云龙和何继平,请在喜马拉雅山、蜻蜓调频、qq音乐和网易云音乐搜索中订阅“gq谈话”,您可以每周同时收听最新的节目。█

Gq talk,多面声音杂志的每周声音聚会,下次见。

制片人:张祁智

主持人:张祁智和傅石页

作者:傅石页

制片人:金进和何颖

视觉设计:萧嘎嘎

微信编辑:肖嘎嘎

快3 pk10注册送58 快乐8

 
 
 
相关内容: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