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超”15年:宁愿罚款也要超载仍是难题,高速收费员叹劝返难

发布日期:2019-11-01 09:00:20    浏览次数: 1148

根据交通部公布的全国公路数据,今年1月至8月,全国货运量达到13.7亿辆,货运量近10亿吨。随着货物运输的快速发展,超载和道路交通设施的破坏已经变得不容忽视。

北京维修部教授级高级工人朱尚青告诉杜南记者,在正常情况下,道路的设计寿命约为12至15年,而桥梁根据设计结构有不同的承载潜力。过度超载将直接导致道路和桥梁使用寿命的急剧缩短。

来自杜南的记者了解到,道路执法、技术措施和法律法规的完善是处理超载的三种常见方式。在各方努力下,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推进交通运输结构调整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明确规定,到2020年底,全国公路将全面实施收费站入口称重检测,各省公路货运车辆非法超载平均不超过0.5%。

执法:北京房山的“起点”

杜南记者发现,超载控制的“长跑”的起点目前已被业界普遍认可。2004年6月20日,交通部、公安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委在北京房山举行了全国治超启动仪式。以此为标志,组织了一个全国性的联合组织,对车辆超载进行集中控制。中国对非法和超载车辆的交通管理和控制已进入标准化轨道。

然而,相关法律和条例早在2000年4月就颁布了。

这份名为《超限运输车辆公路管理条例》的文件规定了运输大型物品的具体要求。根据规定,超重是指货物质量超过核能力,超限是指货运车辆所载货物的长度、宽度、高度和质量超过极限,这是为占用道路和人行道的承载能力而制定的。在此期间,内蒙古、山西、河北、陕西等地相继开展了反超载行动,但超限问题依然严重,超限运输审批和不同实施标准的局限性突出。

随着超载治理工作的深入,2016年9月,交通运输部在总结多年超载治理工作经验的基础上,出台了新的《超限运输车辆公路管理条例》,统一了超限运输的认定标准,即车辆和货物总重不得超过55吨。此外,还制定了尺寸和重量超标的具体处罚标准,处罚范围从200元到3000元不等。2017年4月25日,交通部办公厅发布的一份文件提到,超载货车的最高罚款不得超过3万元。

这样,国内超限治理标准就统一了。此外,上述规定还建立了大型运输许可证的信用管理制度和货源管理办法。然而,一些从业人员指出,考虑到罚款和营业收入,卡车宁愿支付罚款,也不愿在实际运输中超载,“几乎没有超载”已经成为一个尴尬的现实。

技术:广东要求定期报告超限捕捉系统的建设进度

除了行政法规和道路执法,技术监测已成为控制超载的另一个重要手段。

“我们会建议那些在入口处超载的人返回,但不太可能倒车并离开高速公路。我们只能要求司机在下一个高速路口下车,但他们通常会开车走,然后直走。”10月12日,广州高速路段的收费站工作人员小张在杜南告诉记者,劝说超载的卡车从高速公路入口返回往往收效甚微。

小张说,他所在的高速公路收费站是第一个使用客货分流,通过承重对货运车道收费的地方。“广州对货车超载有相对严格的管理。一般来说,白天超载的卡车不多,但有些是在晚上。”它说,由于收费站不是执法部门,重型卡车不能被罚款,但只能发布通知。

来自杜南的记者了解到,尽管基于重量的收费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卡车超载,但也导致一些超载车辆绕过非收费公路,加重了对非收费公路的损害。此外,由于计重收费和道路执法之间缺乏有效的协调,超载车辆往往需要支付一定的通行费才能继续行驶。

“货车考虑到他们的利益,罚款很少,被罚款的可能性很低,这导致他们无视法律法规。”小张建议相关执法部门加大执法力度,“如果有超载,就不准营运”

广东省公安厅于2019年6月发布了超载治理工作重点要求。车辆监控设施安装在高速收费站的入口处。从今年8月底至每月3日前,各市交通公安部门应收集和上报辖区内超载监测站电子快照系统建设进展情况,并采取联网和规范化方式进行超载控制。

法律:上海案例促进了对“超限度处罚”的讨论

2016年5月23日,0点钟,上海高架中心路发生一起卡车事故,超载的声音被提高到了惩罚的程度。当天0: 12左右,上海建景物流有限公司的司机李兴全和李嘉达驶入上海中心高架路,该路限重30吨,禁止大型卡车通行。两辆车靠得很近,都严重超载,导致装在车上的水泥管桩掉到地面上。事故造成中央高架主线桥内侧倾斜移位,随后对周围交通造成严重影响。

事件发生后,司法机关以造成交通事故罪拘留了涉案人员,并以玩忽职守和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逮捕了他们。此后,管理人员和调度员被指控犯有重大事故罪,司机被指控过失损坏交通设施。最后,经理和调度员因重大事故罪被判五年零两年,两名司机因疏忽损坏交通设施罪被判三年零六个月。

上述法院的定罪量刑引发了讨论,超限量刑已经成为一些法律专业人士的心声。有人建议将超载入罪,理由是现时我国刑法中的“危险驾驶罪”只入罪于乘客,而不入罪于货物,这显然对社会有害。

鉴于最近的事故,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丁金坤认为,超载涉及范围广泛的链条,包括汽车制造到货物运输、道路管理、交警执法等。“仅仅刑事制裁是不够的。最直接的切入点是禁止交通,也就是说,所有超载车辆不允许上路,而不是在被罚款后放行。”

采访:杜南记者黄赤波

 
 
 
相关内容: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